春辞

Always love you

灵魂伴侣Au

路局#
新粉,很多bug,重度ooc#
-
他又确认了一遍自己登机牌上的座位,才开口想问问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那个人怎么回事,谁知他话还没有讲出来,那个人就从他抱着看的那本英文小说上抬起头来。
就是那一瞬间的四目相对,把他的整个世界都铺上了一层令人头晕目眩的彩色。黑白所构成的平衡被打破,层层叠叠的颜色就好像是模型的显现一般从暗淡中抽离出来。感官被从未有过的巨大欣喜淹没,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异常地活跃起来,叫嚣着要见到更多,仿佛天上的星星落进了被黑白勾勒得了无生气的死水,波纹一层层扩散开去把所及之处都染成美丽而神秘的颜色。他的左手手腕毫无防备的开始刺痛,他怔怔地抬起手来看,那行字是滚烫的,纹着细细的金边,有着和眼前这个人眼睛一样的灿烂颜色。
写着他灵魂伴侣的名字。
他仿佛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多很多年了。
“我就是A路人。”那个人大概也受到了色彩的冲击,他的眼睛是那种让人起不了戒心的温暖颜色,回过神来看着痒局长手腕上的那三个字露出微笑,“很高兴遇见你。”
他忘记那句被色彩堵回喉咙里的话怎么讲了,想了半天才说,“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sb路人。”
他们最后也没有换回来位置,两个人都要去西安,于是似乎理所当然的决定结伴而行,不到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他本来想打个瞌睡,结果A路人拉着他嗑嗑叨叨扯了半天,他们从大学专业扯到路人家里空调坏了还没修啊找人好麻烦了,局长嚷了软软的一嗓子,修空调还不简单!我给你修!就没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路人满口答应,好啊好啊好我们游完西安你来上海,我带你去吃全上海最好吃的小笼包,全程导游,不满意不收钱,哎满意也不收钱—
你等一下,你不要这么自来熟好不好?我们才刚认识不到十分钟…
不是,你想啊,我们都已经等了彼此很多年了。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把我们没有一起做过的事情补回来吗?路人转过脸来注视着他,专注的目光就像是看待应该百般呵护千般疼惜的小情人,是玫瑰般的深情款款,宠溺的很。怎么会有人能够这么快的将善意和让他信以为真的爱意倾倒出来,他有些受不了的扭过头去,声音又轻微又柔软,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
你看着我呀局长。他听见A路人无奈的说,顾忌到周围的人都已经睡去,路人的声音也是轻轻的。他伸出手,犹豫半天只扯了扯他的衣袖,他说,
“你知道你的名字在哪里吗?”痒局长转回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他把局长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胸口,藏在皮肤下的心脏仿佛感知到他的存在一般疯狂地跳动起来“在这里,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
他看见局长一下子从面颊红到了耳根。
他低下头说,“你这个人好浪漫啊。我很不习惯…”

--
给木濡
我人在西安旅游,所以他们也去西安膜了
不是,去吃馍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