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情深满怀

#私设满天飞,没读到大学啥也不懂(。
#路局,很多ooc
--
他们大学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局长喝多了。

他们本不在同一个专业,甚至都不在同一个学院,A路人一天出门上街见一人靠在路灯杆上,搓着手抖成一团兔子。大冷天的下着雪,他又由衷地觉得这个人面善,清俊漂亮的很,似曾相识,寻思着给他买杯豆浆暖暖手。他从街头走到结尾,终于决定拐个弯回来,手上还带了杯热气腾腾的豆浆,他就很不容拒绝地把豆浆塞这个人手里,触碰到对方手上冰凉的肌肤,动作顿了顿又理直气壮起来,还叮嘱几句什么大冷天呢等人不要傻站在外面啊进饭堂等啊里面暖和。那个人捧着他给买的豆浆懵逼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不是这里。

A路人把痒局长从出租车上拖下来,扶着他慢慢往前走。他喝醉了很听话,靠在路人身上不乐意动,大半个身子压人家身上,好在他瘦,也算不得多重。
他们初次见面是在图书馆里。他因为一本用来赶论文的书和一个姑娘起了争执,那姑娘娇滴滴地说这位哥哥让我一下嘛我是大一新生呀,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严词拒绝,好好地讲道理说我赶论文用的,很急。然而这姑娘并不讲道理,声音一变就要开始闹,结果打横传来一把声音:先到先得你不懂吗?图书馆你闹什么闹啊?

超凶。

后来他才知道那时候痒局长肝一篇论文眼睛困得都睁不开,在图书馆倒头就睡,被吵得烦死了直起身来打抱不平,内心只想着哪来的bitch赶紧滚蛋别吵我睡觉。这个人讲话自带委屈和不耐烦,睡不够觉的时候更是变本加厉的委委屈屈有气无力,其实喝醉酒了也是这样子,他嘴唇几乎都要贴到A路人耳朵上,软绵绵地用气声嚷嚷什么sb路人啊你们这些坑比队友啊讨厌死了之类的话。他靠的实在是太近了,体温把酒精蒸发成弥漫的暧昧气息,路人试图退开一点他就凑近一点,把氤氲的酒气都呼在路人的颈间。

他说你什么都不懂。

路人扶他上楼梯的动作停住了,差点连人带局长滚下去,他慌忙之中把局长一揽,另一只手扶上栏杆稳住中心。A路人这两天补权游补得茶不思饭不想,乍一听这句话大半个人都是懵的。他最近减肥成功,浑身上下都是帅的,学妹说他风流倜傥温文尔雅,他只能报之一笑。大半个帅的A路人把局长扶稳了站好,剩下小半个帅的A路人还能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细语地问他,为什么呀?

喝醉酒的人睁一睁被酒精泡得水雾弥漫的眼睛,嘟嘟囔囔地趴到路人身上去,他这会体温偏高,A路人就很凉快,他想把热量都蹭到A路人身上去。被蹭的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心心念念痒局长好多年,从来没在他清醒的时候和他这么亲近过,他一直不敢挑明,怕连朋友都做不成,压着一把轰轰烈烈的情火任由它烧进五脏六腑痛进心肺。但这会局长喝醉了,明天一早醒来什么都记不得,于是恶向胆边生手一伸把他抱了个满怀。

按理说抱住喜欢的人感觉是很奇妙的,A路人心想他毫不夸张地拥有了整个世界。佛家说人生有八苦,现在给他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求不得。他怀里这个人是温暖的,鲜活的,年轻又俊朗,还是他脑海中的少年模样。局长个子高,又瘦的很,抱起来都是骨头,外面覆着薄薄一层皮肉。他忍不住又抱紧一点,不知用尽多少年的深情,把满腔难以流露的爱意都放进这个偶然赚得的拥抱里,想着早知道把减下来的膘分他一点,免得他老在冬天受冻。

痒局长乖巧地让他抱了一会,挣扎出来不让抱了。醉酒的人手脚发软,本该没什么力气,是路人放的手,很不情愿,万般无奈。局长又看着他,很难得的认认真真地看,说:你这个人什么都不懂,真的很烦。

然后侧着脸亲了过来。
--Tbc-
局长真的可爱,喜欢他
还有个黑道paro写不动了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