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实况Rps]-失真。

很开心,失真终于写到我最开始想写的那个场景了。写的很仓促,所以以后还会改...过渡不自然正常正常反正没有人看...(

开头结尾的歌词来自陈粒的奇妙能力歌。

我想要评论,我想要评论,我想要评论,我想要评论。你们能不能不点赞用评论砸死我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我好想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我啦...

本章人物死亡,特别是木濡姑娘,你吃的一定要开心。吃完之后一定不要抛弃我。

————

[Part Eleven-黑桐谷歌]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灯是开着的。

他原以为他会在原地徘徊不敢去见他,但他没有。或者说,老E根本没让他有犹豫的机会。

青年就安静的靠在墙角,和想象中相似的发型与身材,面容俊朗得出乎他意料,看他走过去时眼角眉稍还有和声音里一样漫不经心的笑意,“谷歌?”

“你这是怎么了?”他走到他身边蹲下来,看到青年黝黑的眼睛里光已经黯淡了下来,“你家的萝卜和它的好朋友,也是调皮。”原本寻找老E身上伤口的动作突然停止,他惊诧的抬头看他,“...是它?!”

...这个锅,他背了。万恶之源,就是他答应了政府来制造这些非自然的生物。他的萝卜,早就不是最开始的萝卜了。

“哎呀卧槽我现在真的特别想吃炖萝卜我和你讲,秋天这个季节啊,把萝卜和排骨一起炖,再把辣椒炒一炒加进酱油,萝卜蘸着酱真是太他妈的好吃了...”

“你别说了再说我们两都要饿,你是疼傻了吗这个时候和我说这个...”

老E又开始笑,他的唇抿着,现在对他来说笑也许也是费力的事情,只是他依然平静的仿佛受伤马上就要死掉魂归天堂的不是他,“怎么办我是真的想回武汉吃大盘鸡,啊就是辣的那种,特别辣,吃了第二天会长痘那种。”

“卧槽这人...我还想回广州喝早茶呢!”真是不知道拿这个人怎么办好,明明满心都是不甘与痛苦却一点不肯显现出来,即使这些东西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他带给他的。...不,不要这个时候自责,这是最后听到他说话的机会了吧。

“我按时来赴约了,说好的礼物呢?”

“是真的来的很早啊...乖孩子,礼物是肯定有的。”他清楚的看见老E眼睛里揉碎的光斑,难以言喻的温柔都蕴含在其中,不声不响的亮着,充斥了他的世界。

“不过这个礼物,其实也根本算不上礼物...,”老E将他的手拉过去,一根极细的线绕上他左手无名指,青年快要失温的指尖不时触碰到温热的皮肤。他将视线转过去,看到的是他深褐色的发丝在青年手中变成他手指上的线圈,末了还有一个小巧的绳结。“现在没有必要的求婚条件,所以就将就一下把它当做戒指吧。”

他条件反射性的收回手,他的手因为常年的实验和不见天日修长而白皙,深褐色被衬的分明,它简单而特殊。

“真是...厉害的礼物呢。”

但是他混身都在轻微的颤抖,才消停不久的晕眩和脱力感又回来了,他的右手满是温凉的血液,触碰着青年被血液完全浸湿的外套,还有液体在不断的流出来。温度交换,他的体温越来越低。

老E要死了,他心里都是这个念头,他加在狼体内的那种毒不会让人死去,伤口附近它只带来最剧烈的疼痛,如同在被划开的皮肉中倒入烈酒,撒入食盐,将中毒者折磨得神志不清,——直到死去为止。

直到死去为止。

他突然伸手拽下自己一根头发,最深的黑色安静的倘佯

在他的指间,“...既然是戒指,那总该有两个吧。”他将这原本普通的发丝绕到老E手指上,青年手指比他的略粗却更加修长又骨节分明,这样一圈就更加好看。

只是,这个只用语言和声音就让他无可救药的沉迷的人啊,马上就会离他而去了。

老E苍白到极致的脸上甚至已经开始隐隐显现出青色,但他仍然在笑着,看着他的眼神专注而温情。在他颤抖着试图稳稳的打上最后的结的时候青年突然把他拉近了,冰凉的唇贴上他的额头,动作温柔得仿佛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他在疼,他很疼。

他的身体往前靠去,避开伤口抱住了他的爱人。

“别担心啊,谷歌,”他听到老E这样说,声音比在通讯器里听到的清晰太多了,没有失真的噪音,没有时光与距离的隔阂,他甚至能清楚的听到老E的心跳声,“我们以后,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有了这个戒指我还跑的掉吗。”他笑了起来,声音柔软的像是滴下的蜡泪,然后闭上了眼睛,

“...晚安,老E。”

然后,手中的刀刃,刺破了血肉,滑落了他满手的鲜血。那些温热的液体流过他的肌肤,稳定他颤抖的手,让这个拥抱能贴合得更加完美。纵然万千复杂的思绪都在这时一股脑涌上来,他也不想或者不能去将它们一一理顺,恢复理智。他听到停止了的心跳声,消失的呼吸,和最后萦绕在耳边的轻笑。

“晚安。”

这是他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我听过空境的回忆,雨水浇绿孤山岭,听过被诅咒的秘密,

没听过你。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