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这篇文太黄了,我快要受不了自己了。

砍号重练的第一篇文,来来来一定要吃的开心反正我自己脑补已经爽了。你们别报警啊啊啊!!

你谷,慎入(

————

“听话啊,谷歌,”你轻声安慰着他,手却依然在他的西装裤下将那些精巧的小玩意一颗一颗塞进柔软的凹陷处,“这里虽然软,但是好紧啊——”故意用色情的语气在他耳边说道,“放松点儿不然塞不下啦,这么多人来救你,我可得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看看,”你随手拿起桌上的纸念了起来,最后一颗跳蛋勉勉强强的被塞了进去,“EdmundDZhang和神奇陆夫人我倒是早就猜到会来...怕上火爆王老菊和奇美拉倒是出乎我意料,小谷歌可真是交际花呢——”

满意的看到青年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好像放不进去了呢,“完全被塞满了哟,果然不疼吧,嗯?♂”这才停手给他整理好拉链,扯开干净的衬衫,在同样柔软的乳尖上又粘上两个和它们震动频率相同的玩具。黑色的布料覆盖在他的眼睛上,你看到他的嘴唇被他自己咬的快要出血,于是有些不高兴的随手取过口枷强硬的塞进了青年嘴里。

口腔被完全禁锢,青年难受的想要挣扎却只有破碎含糊的音节溢出,唾液从无法闭合的唇边流下成为暧昧的水痕,不禁啧啧赞叹,“太棒了,简直是完美——宝贝儿,你的客人们看到你这样肯定会高兴的。”

“而且声音也很好听,果然是叫床叫出来的~怎么说,介意给我透露一下谁晚上这么厉害吗?”你拍拍他的脸颊,享受着平日高高在上的政府人员在你的凌辱之下完全无法反击带给你的愉悦。

——你怎么能想着要反抗呢,我的小宝贝?现在的你是
多么美啊,被困在牢笼里染血的鸟儿才美的惊心动魄,你看看,花园里的鸟笼多么适合你!

“多可惜呀,时间快要到了,我该去大厅会会那几位贵客啦,”你看了看时间,顺手打开了衣袋里放着的开关,所有的玩具同时启动,青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青年含糊又挣扎,带着哭腔的气声让你几乎不舍得离开。

丝带已经好好的绑上了,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玩坏吧,你这么想着将强度调到最大,“玩的开心也要节省体力哟宝贝,记住不要声音太大,外面那几位可不是好对付的——”

评论 ( 18 )
热度 ( 41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