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实况Rps]-失真。

我...更新了。虽然说并没有做完作业...剧情过度太难写了能不能让他们直接全死了算了别活了...(

————————————

[Part Twelve-神奇陆夫人]

——他首先听到的,是异常明显的时钟的声音。

嘀嗒,嘀嗒。

他推开门,灰尘被这个动作带起,在狼眼的灯光下洋洋洒洒的飘起复又落下。

不算大的空间里摆了几排书架,满满的堆着各种各样的档案和资料。地上的灰尘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初步判断安全吧。

他走近书架,看到贴着“工作人员档案”标签的那一栏,最上面一本用红笔潦草却又清清楚楚的写着黑桐谷歌四个字。他听谷歌说过他曾经为政府工作过,所以这里有他的文件本不能让他太过惊讶——让他感到惊讶甚至恐慌的,是那四个字与他的字迹相似到几乎一模一样。

...这不可能!

你怎么能够想象,在这种已经废弃不知道多久,闻所未闻的实验楼里,有着和自己几乎完全相同的字迹,写着一个从前你完全不认识的人的名字?

我日...他咬牙切齿的压下心中突然涌上来的莫名其妙的焦躁,这地方不太对,还是不要待太久...带出去看不一定安全,这么想着他拆开了谷歌的档案,反正以后用不上了对吧,谷歌也不知道...

然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用鲜血画出来现在已经快变成纯粹的黑色的,几乎占据了整个A4纸版面的叉。

用红色来写名字就算了,用鲜血画这种不祥的符号,对政府来说这可是确定死亡的人才会有的待遇啊。就是说,政府根本就没觉得他能够从这里逃出去,或者是本来来到了这里,本身就象征的死亡?

Interesting。

暂时没有其他的途径获得更多的线索,他皱着眉往下看,这人是读数学的啊...搞毛啊他为什么会被去抓去研究生物其他工作人员脑子秀逗了吗。他的目光下移,不知为何从纸上突兀的偏到了书架的下一层,那里贴着的标签,“实验品档案。”

鬼使神差的,他伸手去把那一叠档案袋都拿了过来。然后,看清第一份档案上面写的字的时候,他就僵在了原地。

——MikeZTM。

他往下一沓一沓翻过去,12Dora,岚少,乌鸦karasu,渗透之C菌,Ryu邪道长...还有,还有他自己。

——神奇陆夫人。

“实验品记录:神奇陆夫人

死亡日期:          死因:自杀。”

没有死亡日期。为什么没有?已经清清楚楚的写清楚了死因的话,为什么没有填进准确的日期?他觉得自己有些站立不稳,慌忙扶了一把书架。是时钟的作用吗,上层只有这个房间,破坏了也不会有大问题吧。他定了定神,把档案袋换到左手,右手摸出直刀后退几步瞄准了时钟的顶部,脱手一掷它便失去支撑砸了下来,支离破碎。

嘀嗒,嘀——。

然后,那个象征着他的死亡的符号就消失了。

地图。

这里存放着几乎所有特殊实验室,大型或者小型,所有的地图。很明显也包括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他抱着那几份档案和地图走出去,惊异于最上层建筑的简单,过道,工作人员房间,又回想起了那个上层不可能有出口的flag。但是突然地,关上门后,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嘀嗒,嘀嗒。

没有人能否定直觉的准确性,尤其是那些在战场上与世界善与恶的聚合体磨合而来的,能帮助他找到此时明白自己状况的最好方式。他瞬间就打开了自己手里的那一沓档案,没有变化,和以前完全一样。

是说在他所处的这个时间点里,其他所有人都已经死去,还是最有可能且最难解释的,时间被重置了?

他拧开门把,又一次踏进这个房间,那个因为打开门漏进光线而发挥作用的散发荧光的时钟又一次开始摆动。

嘀嗒,嘀嗒。

——然后,就在他的注视下,它毫无征兆的又一次破碎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