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夜莺出品‖E谷]任时光匆匆离去,我只在乎你。

进监狱了,想了想还是E那个谁的贺文发出来(
题目和内容一点关系都没有!oдo
————
莫名其妙的,他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喉咙剧烈的疼痛着,粗俗点形容起来比吃鱼时被鱼刺卡住喉咙的痛苦更甚,伴着鲜血而来的似乎还有另外来的一些什么柔软的东西。展开手心,看到的居然是被染满鲜血原本的蓝色深得几乎将近黑色的柔软花朵。

这个不是最近网络上很流行的段子吗,出现在自己身上很不科学啊简直被水淹没不知所措。...但是他却很冷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暗恋某个人而患上了这样的吐花症,不及时治愈应该是会死掉的吧。好像隐隐约约知道是谁啊,他想起那个人在黄昏下光影柔和模糊的侧脸和清朗的声音,喉咙里又一阵控制不住的痛痒。

更多的蓝黑色小花儿,从指尖里漏了下来。

Edmund·我暗恋他怎么了不想治就是辣么任性·等我真的要死了再说·D·说实话这花真他妈的麻烦·Zhang犹豫了一下,把这些花全部都扔进了垃圾桶。

黑桐谷歌去他家拿资料的时候,看到的是老E还在赖床的场景。他有钥匙,大可不必吵醒这个生活习惯因为常年的工作要求而紊乱最近才渐渐地调整过来的青年。 老E的工作室就在卧室的旁边,他要取的资料被随意的扔在桌子的正中央,不知道为什么老E一反常态的能把它整理好,将它收进背包里,他轻手轻脚的走进他的房间。

“老E?...你醒了吗?”青年裹着被子背对着他,他听到深浅不定极不稳定的呼吸声,所以是醒了但是装睡吗...最近也在刻意的躲他,什么意思这是——

然后,他突然的看到青年被角下一片的深蓝色。

心脏猛地抽了一下,像是被尖针生硬的刺入最柔软的部位。他伸出手去拾起那朵花,像是玫瑰,相比起来却更小也更柔软深艳,温热的触感在指尖萦绕,丝丝血迹还余留在其上。手指在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颤抖,他给青年掖好被角,拉上没能完全遮挡好阳光的窗帘,离开了房间。关上房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老E像是将肺都咳出来,如同风助长的火势一样剧烈的咳嗽声。

——那个人啊,会是我吗?

老E靠在墙角不耐烦的听着一帮同事在边上鬼哭狼嚎,KTV的灯光昏暗的出奇,频繁的闪动让他的眼睛都有点难受。因为那些从他喉咙里面滚落下来的花朵已经许久没有参加这种大型又毫无意义的聚餐活动,这次简直是被领导骂了一顿说再不出现就炒他鱿鱼他才极不情愿的来受苦——暗恋的人就在身边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眯起眼睛,试图看清站在自己身前递过来一杯威士忌的人。

哦操...黑桐谷歌。

他最想见到,也是最不想见到的人。喉咙又开始蠢蠢欲动,他接过那杯威士忌就是一大口,试图将它们都压回去。只是那些从肺腑中透支血肉作为养料生长的蓝黑色蔷薇,有着带刺的枝条,死死的卡住他的喉咙和气管,几乎无法说话也无法呼吸。

谷歌在他身边坐下了,漫不经心的摆弄着酒杯发问,“最近老没看见你...是不是找到女朋友了?”

他笑出了声,虽然知道是善意的询问,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些可笑,心心念念的不就是身边这个人吗,女朋友这种东西啊,他E某这辈子大概是不可能有了。半个身子隐入黑暗,他把那些终究不受他控制的小家伙藏到谷歌看不见的地方,“没有,怎么可能有...再说了要是真找到了能不告诉你们吗。”

“是吗...”身边的人欲言又止,却依旧没有说什么。他们坐在角落,实在不引人注意,却能清晰的听见那边的歌声把原曲毁的有多么不堪入耳。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多么难得,他才能遇见黑桐谷歌?

多么难得,他才能拥有这一份即将至他于死地的爱恋?

他们用了十年的时间相互熟悉,建立信任和默契,为了对方磨掉自己满身的砺气和棱角,最后原本的那些高傲都变成了可以和对方完美的契合的圆滑的曲线。也许蔷薇的种子已经在他心口埋藏了很久很久,汲取了最为精华的心血,长出了最有力的枝叶深深地缠绕他的肺腑,将那些绝望变做开出来的花,全部都送给他的爱人。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谷歌的手就在他的手旁边,在谷歌睡着的时候他曾经肆无忌惮的牵过那只手,比他的较小,骨节分明清晰好看,但是现在呢,现在不行,他咬着牙告诉自己,这件事上绝对不能怂,绝对不行。

正因为如此,他才宁愿死去,也不想要告诉谷歌,他是这样的爱他至深。自从从事这份职业开始就再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权利,因为他知道,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只有从未开始,才不会不可自拔。

这一次,连心口也一并疼了起来。

他咳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尖刺卡在喉咙里,落在手心的花朵全是血液,连同身体里的器官也一并痛苦的纠缠起来。

越是痛苦就越是明白自己对他的爱意,越是明白,就越是脱不开身。

“老E?怎么突然咳的这么厉害...!”还是被他看到了啊,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的触碰,径直向洗手间走去。觉得自己真是像个孤高的战士。

只是不清楚到底用哪个高字合适。

(这是BE结局,但是毕竟生贺还是要有HE不然对不起他...)

谷歌还坐在那里,突然觉得自己的搭档真的是有点傻。他把那些被藏入黑暗的花朵都收到一个盒子里,小心翼翼的放进背包。然后,他走到包厢外面,拨出了一个号码。

我怎么会让你去找死呢。...真傻。

“喂,陆夫人吗——对,对,我需要你帮个忙。”

“卧槽你说谷歌出事了?!——什么鬼那些王八羔子怎么办事的!”简直是瞬间拍桌而起,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喉咙又是一阵腥甜,“你先别急,我把地址发给你,”陆夫人的声音还是他一惯用的冷静,“要不要找人和你一起去?”

“找别人干什么,我的人当然要我自己带回来!...咳咳,咳,你尽快把地址给我我现在就出发。”

他挂断了电话,扯上风衣外套就出了门,刚上车就收到了地址,一个城北的废旧工厂,这个不是太上道啊...他琢磨了一下位置,摸了一把腰上挂的枪,直接开着车冲了出去。(顺带一提我们为了让他苏一点这个土豪开的是全球限量版劳斯莱斯)

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个人,不可以去想,这样他的病就不会发作,才有余力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哪里能不想呢?他加快车速,丝毫不顾那些几乎已经是吐出来的小朵的蔷薇——深蓝色与血色堆积在他的衣服上,居然有种另类的美感。

他到的时候,看见谷歌就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他,然后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什么事都没有。

“你要救我。”

谷歌身上的伤口在往外渗血,但是他首先做的,是在老E说其他什么之前给了他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吻。

他们的第一次亲吻粗暴且直接,唇齿相接,他将对方口腔里里的花朵挑过来,然后不加咀嚼的咽了下去。

是,真的很疼啊。

那种象征着不可能的,绝望的蔷薇,本身就是不存在的花朵,现在它终于能够凋谢了。

他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已经皱成了一团,然后出乎意料的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和陆夫人联合起来骗我,你们俩最近也是越来越厉害,嗯?”

“谁叫你要躲我...是我的错吗。”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2 )
  1. 潜移默化春辞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不见的夜莺出品,太太求勾搭x好吃!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