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实况Rps]-失真。

我原本是想谷歌生日把失真完结的...但是就我们学校这作业量我真是做不到...先吐两章,反正快没了。(。

提前祝谷歌生日快乐!!好像是11月5日吧我记得,算了不管。(

两千多字的糖祝吃好。

[Part fourteen-黑桐谷歌]

——我曾经绞尽脑汁来描述他们的感情,最后发现没有什么字能比爱来的更真挚而深切。

他首先感受到的,是如同混沌而汹涌而来的死一般的寂静。除了他自己的心跳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连血液滴落的声音都没有。

听觉在这里其实没有什么作用吧。除了这样的寂静在安全区里盘踞以外,还有机器的齿轮不时转动摩擦传来的尖利声音。他的怪物们只有在攻击的时候恐吓性而高傲的鸣叫嘶嚎。

无尽的黑夜啊,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从前他是如何度过那些寒冷漏进骨髓的夜晚,他在老E的尸体边坐下来,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和茫然。那些负面的情绪一股脑的涌进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且睿智的大脑,什么都无法思考,一片空白,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

然后,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想起来要悲伤。剧烈的痛苦入侵他的神经,仿佛有冰冷的机械手穿过他的皮肤抓住他的心脏,窒息的绝望将他彻底的浸没,那只手抓得越来越紧,在死亡的临界点突兀的停了下来。

——他还不能死。

于是,他就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推了出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连他自己都惊异于此时的冷静,他想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他首先开始思考的是,他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

他依稀记起来,仓库里有几个巨大的培养箱和大量的未经稀释处理的福尔马林。基本上没有多少的变异生物会选择攻击这些曾养育了它们的器皿,只是苦于设备的限制无法同时将两个培养箱放于同一个实验室,那个让他感染的实验室也不可用...他扶着墙站起来,掂了掂手中枪的分量,他揣测了一下这些是否足够,然后推门出去。

——等我回来。

不知道第多少次穿过这条走廊,无需摸索无需光线也能驾轻就熟的回到起点。疯子做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他这样告诉自己,踢开门对着黑暗中有着闪着光的眼睛的生物的喉咙就是一枪。

哀嚎都被堵了回去。

拧开手电,狐狸已经倒地,深红色液体铺开华美的红毯。他走过去蹲下,匕首划开动物的心脏处的皮肤,割开心脏与血肉连接的部分,这才停止动作。

——疯子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

然后,他压下控制器,打开了电闸。

不知道这样能用多少,已经停止供电那么久,储备电肯定剩不了多少。他继续向前走,四个电闸都被他一一打开,只剩最后一个,他没有做任何处理。

那是控制出口处灯光的开关。

“钥匙,”他告诉陆夫人,“在地下斗兽场有一个出口,需要开启的钥匙,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真正的出口。另外一个在上层资料的第二格资料架下面啊。

——所有正常的出口,都已经被封死了。”

那边安静了很久。他想也许自己是知道陆夫人在想什么的,但是不打算对此做出什么回应,毕竟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将死之人。

“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应该知道,出口只能开启一次——就因为老E死了,你要放弃这样的机会?”

“因为我马上就要死了。”

“我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但是不可以放弃,你可是陆夫人。因为我放弃了,所以你要代替我。

追求这种渺茫的成功,是人类区别于其他所有生物的本能。”

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面对实验室的灯火通明了。

没有别的人会知道实验楼走廊的灯有多么辉煌的颜色,那是这个地方最奢靡也最无意义的设施,给屠杀戴上贵重的皇冠。浅金色的光线通过结构复杂的水晶折射出层层叠叠的光路。

就仿佛,君王回到了他的帝国。

接上最后一条通电管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现在是第几天了。当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他双膝一软,险些跪倒在操作台前。他觉得自己体内的病毒已经汲取了他体内所有的养分,成长成了有着剧毒和巨大艳丽的花朵滕蔓,在他每一个器官扎根,榨取他最后的力气。在剧烈的高烧下保持清醒的头脑几乎的不可能的事情。他走前去,手抚触着冰冷的玻璃,最后一次这么认真的看向死去的爱人。

他真的...能够称他为爱人吗?

他到底要一个人走多远,才能找回那个已经离去的灵魂?

他从这里出发,去追逐他的脚步,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顺着那些遗失在岁月中的痕迹前行。

他从这里出发,将那些失落的碎片一点点拾回,给自己拼凑一个虚假的信念勉强的继续。

他从这里出发,穿过无数时光和距离的阻碍,伸手触碰灿金的夜晚和灰暗的白昼。

他从这里出发,带着心脏里剧烈的疼痛和遍体的疤痕,最后鲜血都在他的皮肤上干涸。

然后,他回到了这里。

他看见了怪物的死尸,大量的资料堆积如山,剧毒的化学品仿佛已经在墙角沉默了许久,碎裂的时候仍在继续摆动,地下的密室里还有痛苦的嘶吼。

他看见,原本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人,砸碎了柱状的标本箱,在那里安静的,一如既往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等着他推开门。

“我回来了。”

他说,然后走过来将他揽进怀里。

就像是遮蔽艳阳的黑暗终于散去,大片灿金的天光刺破无边的旷野甚至照亮了地底,他站在那里,感觉到他的世界终于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个他从未拥有过的世界。

他闭上眼睛微笑起来,不得不承认它确实美好的像真的一样。

最后他转过身去,在那份从资料室里找出来的资料封面上开始书写。终于停笔后走向隔着走廊的实验室——他走进去,掩上门,解下身上带着的武器,打开了培养箱,安静地让冰凉的溶液将自己淹没。这些动作一气呵成,他没有给自己时间去悲伤。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就因为他的无能他已经失去了他想要保护的东西。他想到自己刚才写的那句话,觉得还是挺可笑的。

——“不要放弃,不要灰心,不要害怕。

不要死。”

角落里遗落的通讯器,突兀的亮起红光,开始了最初的计时。

那份资料里,夹带着两把最终的钥匙。

他闭上了眼睛。

——至此,黑桐谷歌线,结束。——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