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实况Rps]-失真。

[Part Thirteen-MikeZTM]


——人唯有在最危难之时方能勇敢。


他听到了时钟的声音。


但他找不到它在哪里,本来就不该在斗兽场出现这种东西吧...他的目光投向操作台上那个黑色的按钮,好吧,那个看起来就被禁止使用的按钮。


要不要赌一把?他这么问自己,MikeZTM从来都不是那种把违反规则制造反常为乐的人。他前半生他认为真的算是中规中矩——除了他制造的那些药品。剧烈的致幻且致病的药剂,曾经在他手中的容器里发出柔软的莹蓝色的光。这也许就是他被带到这里来的原因。但是他再没有机会去用平凡普通的后半生来偿还这种毒药将对未来的人造成的伤害。


他已经见证了太多人的死亡,毫无原因又毫无意义地在这个囚笼里死去,他所熟悉的或他不熟悉的人,他们将希望寄托在活着的人身上,将信念强加于苟且存活的人身上,那不是前行的力量,在某些时候它甚至会变成阻碍前路的负担——


像现在。


...他的生命仅仅是他自己的吗?他现在在谁最后发现的场所?是谁在门上留下了四个弹孔?他必须去看看那微小的线索来找到出去的道路。直到现在他还选择相信他们还活着的人能够一起出去,尽管他早已知道一切都是时间结构被打破的错乱的结果。


所以他伸出手去,按下了那个不知道会把他带往何方的按钮。


然后,面前的那扇玻璃门安静地降了下去,那个巨大,血迹可怖的斗兽场就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他向前走去。


那一瞬间他仿佛亲眼所见了所有的战斗,那些他所见过的,没见过的变异生物在场中为了保持物种的绝对优良苟且存活对峙,搏斗,厮杀,血迹飞溅到墙上,作为胜利的纪念它将不会被清除。这些过程持续着,在他周围的每一个立方米的空间中持续地出现并发生。直至站到那五扇门的时候,他一回头,看见在他的来路上,是一头狼的幻影。


它悠闲地走过来,对他恍若熟视无睹,有着矫健的身姿和厚实光滑的皮毛。一双深绿色的眼睛安静得没有敌意也没有凶狠。它向前走,穿过了他的身体,穿过了那扇紧闭的门。


毫无差别的五扇门,都死死的锁着。


而他根本不知道,门后面的,是出口还是另一个世界。


嘀嗒,嘀嗒。


最外层是深色的木板,里面确是实打实的铁,质地极度的精良,看起来砸了之后再也没有办法开启。狼已经消失,这几扇门让他极度的不舒服。他隐隐约约觉得出口就在其中一扇门的后面,可他没有任何一把要是,也不知道出口到底在哪里。


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也没有人能够替他决定,现在他现在到底何去何从。


他沉思许久,折身而返。


评论 ( 3 )
热度 ( 8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