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一个苏男朋友的段子。

远古的守墓人E也非常之苏!

无西皮www

附上 第二个苏 谷歌
————

EdmundDZhang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乌鸦。

不仅仅是因为之前有个叫乌鸦的混账跪在地上抱着他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他来办这个任务导致他和黑桐谷歌现在在这种极度危险的地方分散开来,也因为现在落在他面前的这只通体乌黑,眼睛的颜色像血一样暗红令人毛骨悚然的鸟类。

他当然知道它的危险性,它落在墙壁上挂着的灯架上,安静的凝视着他。仿佛随时准备煽动翅膀落到他身上让他被腐蚀干净。

操,习惯的脏话脱口而出,长长的墓道中有无数盏这样的灯,他没办法理解为什么这些长明灯能够在这里燃烧那么久——按常理来说,在最开始点上的时候它们就足以将这里的空气耗尽然后熄灭了。现在他连自己是怎么进到这个墓里的都不知道,更别说是否有大的裂缝使空气能使这里的空气流通。(老天啊,这里可是雪山深处)

但是它依旧安静的燃烧,在他不感到缺氧的同时,和他一起以同样的频率稳定又温柔的呼吸着,映亮了周围原本的一片黑暗。

奇怪的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经和它一起走在这条极长的墓道里,亲手让所有的灯在他手边绽放出柔和的火焰。什么情况,这什么场景...他甩了甩脑袋,突然发现那只乌鸦的翅膀有一边只剩下了一半的肢体,断口已经痊愈,想来它们的寿命应该不短。

——你会来伤害我吗,小家伙?

它只是安静地凝视着他,不扇翅膀不作声色,看着他谨慎的缓步离开。人类的形象在它眼中逐渐的成形,那是它极其熟悉的面颊。它看到那把对他会造成最大威胁的藏刀,一直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也许他是忘了吧,它转了转自己的眼珠子。然后,它用残疾的翅膀吃力的飞了起来,发出一声尖利而高亢的凄凉鸣叫。

——王!我们的王回来了。

它这样说。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