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lol情人劫贺文]劫今天虐我AD这么多次会遭报应的

劫慎[奇怪的BE]-锤卢[甜甜甜]-盲哑[腻腻腻]

谁让今天劫虐我这么多次,打劫如果是犯法的话那么我们就打师兄好了(举起了腰子(不

————

[劫慎]

他原本平静透彻犹如美丽珍贵的金黄色酒体的眼睛被做成巧克力的內馅,温热甜腻的血液成为佐料和深艳的玫瑰。

那天早上劫做了这样的一个噩梦,他是被硬生生吓醒的,冷汗浸湿了他后背的衣服,让他自己都吃惊于自己的失态。

那只是个噩梦而已,劫这样告诉自己,反正下午就去见师兄了,没关系的。

可是那天下午,他在自己的房门外看到了一盒包装得极为精美浮夸的巧克力。

均衡传来了师兄失踪的消息。

这盒巧克力上的署名是烬。

[锤卢]

“暗影岛没有这种花儿,”瑟雷西将手上的一大束被粗暴地捆起来的蓝色玫瑰递给他,“回来的时候在皮城看见有,所以顺手带了一些回来。”

“...你那是抢的吧。”卢锡安看起来有些别扭的接过它,玫瑰并不是有着浓郁香气的花种,但是它深艳的颜色与华贵的花型实在是赏心悦目。

在很久以前他曾经给塞娜送过花,同样是玫瑰,只不过是更为雍容美丽的红色。当时她的表情惊讶中更多的是羞涩,——他无法用语言形容她的美丽。

而现在,他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正平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反应的男人。

“他们说今天是情人节,而我在今天给你送花了。”瑟雷西在桌子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半杯咖啡。“你会送给我什么?”

他会送给他什么?

——不,倒不如说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日子回赠些什么。

他在暗影岛住了半年有余,死人的生活悠闲而无趣,并且终日不见阳光。这里没有给活人的食物,——他们只有苹果,所以魂锁典狱长每周都需要去找回必要的供他生存的食物。就和被他...包养了一样。

瑟雷西也许钟爱他灵魂的一个部分,因此他曾经说过愿意把剩下的漫长的时间都与他共度。这个暗影岛的死去的生物已全然拥有了他的一切,也完全熟悉他的一切,仿佛他已将一切交托。没有阳光而无所事事的下午他或许会窝在瑟雷西的怀里午睡,慵懒而毫无防备。

他突然非常清晰的意识到,圣枪游侠卢锡安,已经彻底地栽在了魂锁典狱长手里,成为了他口中的猎物。而同样的,对方也是如此。

于是他走过去,弯下腰,“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他贴着他的耳廊这样说,——

唯有我的灵魂,可以永久交托与你。

瑟雷西用他自己也无法数清的年岁遇到了他,他找了他很久,而后终于圆满。

[盲哑]

娑娜一直都是一个温柔贴心的女子,早就把他的心思摸得透彻,因此在情人节的这一天下午回到家的时候将一盒包装简洁的巧克力递给他。

他知道她今早去找迦娜两个人一起做巧克力,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打开。

娑娜想了一会,直接又拿过那一盒巧克力,打开包装拿出一块喂到他嘴边。

他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巧克力吃进嘴里,然后直接亲了过去。

这导致巧克力的香醇在两个人的舌尖漫开,化开之后在舌尖黏腻地交缠,对方显然措不及防,可是很快又给了回应。

他们亲完之后娑娜在他手心里写字,怎么突然不想吃甜的?

她的指尖柔软,碰得他心里痒痒的,他低声笑出来,把她抱紧怀里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不,很喜欢。只是因为太高兴了所以一时紧张没有反应过来。

琴瑟仙女为他堕入尘网,放下古琴洗手作羹汤,他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那样的感情,却也立下誓言不再让她悲伤流浪。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他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年。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