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我不能容忍师兄在他手中待任何多一秒,”阿卡丽把辫子扯紧了一些,“烬那个人渣,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出乎意料的是劫居然拦下了她,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样告诉她:“在我去找到他之前,慎不会有事的。”

“烬知道的很清楚,一旦慎死了,他就再没有任何可以伤害我的手段了。”


评论
热度 ( 22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