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知乎体]和前任分手之后,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被学校虐死了唉...摸个鱼,设定奇葩欢迎捉虫(。

和前任分手之后,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

探险家  我不是ADC,在野区遇见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别开大好吗朋友

谁邀的我,吃我一个精准弹幕。

虽然很遗憾这么讲,但是我和他并没有走到第七年。

我的爱人是神出鬼没的刺客,我们见面是因为他接到了要杀死我的任务。他要杀我,但是当时全城都处于戒备状态,他没有成功,反而被抓了起来。

也不能算是被抓起来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愿意看见他死,即使他是为杀我而来,所以我向同事求情,放走了他。还是挺奇怪的吧,替一个要杀死自己的人求情——

“你可以不必解下武器,我放你走。”

原因我们都清楚,他扔向我的刀歪了,只是割伤了我颈部的皮肤,放过了人类脆弱的咽喉。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所属的阵营与我们联盟,他是皮城的盟友。他告诉我,他看见我的第一眼,就觉得我很熟悉,很温暖,好像上辈子已经遇见了我一样。

‘那时候我看着你的眼睛,觉得你一定是上帝令我为自己寻找的那一根肋骨。’

他客居皮城的那段时间里,我带他去了很多地方。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这个过程没有很多可以言说的内容,就是普通的恋人告白交往的过程。他的上司给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我们几乎走遍了这个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探访每一个老朋友并送以祝福。

六年多的时间把我们之间那些不相合也永远无法相合的棱角凸现出来,例如他是最嗜血的杀手,诺克萨斯刺客的荣光,黑暗的宠儿,而我不过是一个愿意生活在阳光之下的普通人而已。

我仍旧爱他,在沉默冷淡的外表之下他有一颗温柔的心,只是残酷的世界在他年幼时就夺走了他表达温柔的方式。我爱他杀戮时烈若野火的眼神,紧抿的唇角,线条流畅矫健的肌肉,爱他温暖的怀抱,每一次将我护在身后的毫不迟疑。

是的,但我们依旧分开了。因为一些,呃怎么说,不太好对外公示的理由。你知道,他并不是那样会轻易放弃一些事情的人,所以——

“我爱你,只是不再喜欢你。如果你即将死去,我愿意用我全部的生命换你归来,但愿你活的灿烂,但愿你,放我走。”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