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夜莺出品-E谷/陆谷]一大团以前零零碎碎的段子

没改,直接全部扔上来了...陆谷只有一两个,cp洁癖不要方(

-

看着刷过去的弹幕愣了一下,黑桐谷歌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怎么样的日子,于是有些抱歉的请观众们稍等一会然后摘下了耳机,就着电脑椅转到一边装睡——不,半天都没睡着的家伙旁边。

“他们说今天是亲吻日。”他漂亮的长睫毛不时眨动着,下面困着一双柔软干净又深情的黑眼睛,“卧槽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日子,”老E翻了个身到他眼前和他对视,眉梢带着些不易察觉的笑意,他深褐色的眼睛亮极了,那专注而深邃的目光笼罩着他,“所以我们应该来亲一个?”

他欣然应允。

老E口腔里有烟草的味道,谷歌知道他从来是不抽烟的,对于把烟草直接扔进嘴里嚼却有意外的执着,现在那点苦涩在他舌尖上也一同蔓延开来。他略微直起了身体方便亲吻的动作,青年的手伸进黑色的发将他强硬地带入自己的节奏。妨碍着皮肤接触的衣物不时摩擦着发出的声音让周围的空气又多了几分暧昧和色情。

老E放开他的时候他已经有点喘不过气来,领口被青年扯开,大片白皙的肌肤一览无余。他看向青年胯间已经立起的硬物哑然失笑,想来是他刚才乱蹭的时候不小心做的好事。

“笑什么笑你,小宝贝儿?”他就着青年的动作和他一起滚到床上去,“做完全套吗?”

于是这一次他主动吻了上去,用行动直接代替了言语。

-

他的口吻仍是带着难以注意的嘲讽与戏谑,刻意的试探被表面的玩世不恭所掩盖,他是这样清高又自傲的一个人,怎么会让常人轻易的窥探到他的想法。只是对方并不在意他那些暗埋的尖刺,用黑桐谷歌惯有的那种腔调——温柔又平稳,包容所有的陷阱,巧妙的绕过而不拆穿,一句句地回答他。

你不能说他圆滑世故,他的交际能力在圈子里首屈一指,不管对谁都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尤其是对Dream.E,能轻而易举地化解他那些难登大雅之堂却又相当有用的小手段的人——他觉得真是太可爱了。

仿佛终于找到了能与他相称的猎物。

-

“不可能的,”他把青年又揽紧了些,他们的血液温柔的交融在一起,“我这大半辈子的运气都交给flag大神了,最后他老人家大发善心让我遇见了你。”
——他没有说的是,其实就算和你就这样在这里死去也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终究事违人愿。

-

冰与火之歌paro

北境之王陆x守夜人总司令谷.
-

十年之后他仍然时常回忆起他和陆之遥在临冬城度过的日子,男人眼睛里的绿色比南方春天新抽的的枝条还要让身处北境终日见到漫天飞雪的他记忆深刻。还有唯一一次他来到守夜人的长城上发间融化的冰雪,彼时他还不是守夜人的总司令,北境所承认的王者和他在狭小又寒冷的房间里亲吻,拥抱,做爱,用最直接的方法暂且安慰对方。

然后陆之遥南下讨伐,再也没有回来。

他站在城墙上,看见远方树林里一片蓝荧荧的光线正在缓缓的靠近,一如既往寒冷的北境的风又一次刮起,城墙的阴影被拉长,他拢了拢自己的衣领,举起左手示意准备战斗,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在北方,一病十年。”

空军军官出来度假带军训的paro隔壁班教官Ex自家教官谷.

“教官教官救命我的水壶拧不开了!”休息时间谷歌意外的受到自己班里姑娘求助的眼神,他有些无奈的接过那个漂亮的水杯,心理想着果然还是不能对这些娇生惯养的姑娘们太手下留情...嗯卧槽,怎么拧不开?!

又试了几次却还是没有成功,正觉得有些尴尬时老E已经从隔壁班走过来随手接过了那个水杯,在两个班的人期待的眼神中稍微认真的施力一拧——啊,打开了。

姑娘表示啊我要被他们闪瞎了。

然后,他们就看着老E在谷歌没注意的时候冲着他们的方向冷笑了一声,随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校长我们好危险啊!

-

虽然说来之前已经知道这一下必须要受,谷歌还是在下飞机感受到温差的那一瞬间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倒不是说真的有多冷,只是厚的衣服都在箱子里,身上的衣服怎么说也不足以防寒,西伯利亚的寒风他也未曾败过,只是给他留下了怕寒的底。
然后,他就被前来接机的陆夫人用厚外套和围巾结结实实的裹住了。就连手,也被对方认真的扣住,强行被送了温暖。

“你不是冷吗,现在不就暖和了。”陆夫人这样解释道,牵着他就往前走去。

-

老E还不远不近的跟在他后面。

谷歌对着自己冻得快要完全僵硬的手呼了口气,将围巾又裹紧了一些。但还是暖不起来啊,他这么想着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停步回头看向姿态悠闲散漫一身灰色长风衣的男人。

“你闹够了没有我都快冷死了——!”

“我是来杀你灭口的啊谷歌——快点敬业一点演完啊你怎么真的这么冷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回家吧回家吧。”

-

卖花的姑娘在路上拦住了他们。

“要花吗,先生?”这姑娘偏着头狡黠的看了眼他们牵着的手,一篮子刚开始开放的白玫瑰就送到他的眼睛。

“你要花吗?”他侧过头对身边的恋人说道,不动声色的将对方有些犹豫的手握得更紧,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笑里带着的宠溺与温柔能闪瞎路边经过的一票单身狗。

谷歌愣了一下,像是在认真的憋着笑,

“我要花干什么,我要你就够了啊。”

-

一个奇怪的古风梗。

他抱着一坛子七日醉,半醉半醒间却瞥见不远处昔日的情人带着那俏丽的姑娘谈笑正欢,时不时看过来一眼。佳人与美酒佳肴就在眼前,还是心不在焉,你到底想要什么呢,...张名驰。

他笑起来,苍白的面颊上泛着水红的艳色,虚虚地浮着一层自嘲,手中的酒碗举向他的方向。等对方同样举碗致意,他笑意更深,一碗清亮却极烈的酒竟一口饮下。

望你娇妻佳婿配良缘,虽曾年少风流几度光阴,幸得未能老死江湖前。
...这一碗七日醉饮尽,便当你还了我这七年债吧。

-

他没看完那条长微博,那里面蕴含着什么他不懂也不想懂。

那个声音里总是带点漫不经心的笑意,眉眼里有好看的弧度的家伙,终于也是对这种事认真了起来。一晚上连发了这么多条微博,他倒是担心对方此时的状态,只是明明已经打开了手机通讯录,却始终没有拨通那个人的电话。

始终是不合适的,他们不算特别熟稔也说不上普通,却是这种不轻不重的关系让他无路可走。他甚至找不到打电话过去的理由,和你有关系吗,他这样问自己,他的未来,和你黑桐谷歌有半毛钱关系吗。

那份对方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他自认藏得很好的感情,也该就这样渐渐地埋没了。

他抱起蜷缩在脚边的猫咪,把脸埋进柔软的皮毛中蹭了几下,眼睛突然酸涩的想要掉下泪来。很可悲,真的很可悲,他突然笑起来,我这怎么就和失恋了一样。

——明明从来就没有开始过啊。

我终于能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你,却辜负了自己。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