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谷】泉涸。(5-6)

 喉咙发炎感冒发烧,我在用生命更新...(。
这两章其实没有什么E谷戏份,戏份都被纯黑和夫人抢走了,然而我还是恬不知耻的在标题写了E谷。
提示:您的好友【逍遥赌侠-卡牌大师:纯黑】已上线

————
五.别时容易见时难。
屏幕闪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出现黑发青年清晰的影像。他指尖夹着一根燃尽的烟,随意地在透明的烟灰缸里捻灭后弃置,然后才抬起头来看向屏幕。

这是12留给他的一段录像,明智的拒绝了无线通信的方式,避免了所有可能发生的尴尬场面或者针锋相对,目的明确而又残忍。

“嗨老陆,”他说,“那枚徽章是我的,我觉得我理应要回来。你知道我怎么获得它的,那是我干这一行以来获得的第一枚,而它在很久以前就不见了——或者说被盗走了。”

“至于你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话...Curts毕竟是我和麦扣养大的。”

她去推那扇她曾经出入过无数次的门,却发现自己的手放在门上,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让她无法动弹,无法推开这扇名贵红木制成的,此时仅仅是虚掩的门。
 
大滴的泪珠掉到她的手臂上,她惊诧地发现自己竟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哭了出来。此去没有回头路,现在如此,她之前的整个人生也是如此,而这一切没有退路的原因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带着最后一份整理后的文件站在他的门前,见证了一个月来他如何逐步理清地下世界错综复杂根深蒂固的势力网,她整理归结出来的账务资料和交易清单在他的办公桌上堆积如山。

这是最后一次了。

一个月前逍遥散人被刺杀,神奇陆夫人断绝了所有与政府的军火交易,随后又切断了与情报局的联系。

她很开心她能陪他走过这段最后的路程,即使她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那没有关系——她是如此的爱着这扇门后的那个人,把他当做神,当做无可代替的信仰,是敬佩是仰慕而非最易理解的爱,她看着他与她毫无瓜葛的生老病死,却诚心地为他祈祷。

因为他值得任何人这样深刻的爱他。

“...进来吧,Curts,我知道你在外面。”

...

“辛苦你了,我的小鹿,”他揉了揉她的发顶,低声说,“安心的睡去吧。”

“上帝保佑,死者安息。”

今天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而现在,渐进终极。

六.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等到老E的伤势恢复大半,黑桐谷歌已经彻底联系不上陆夫人了。
 
政府军一起一起地调查吉榭尔的其他分支与陆夫人势力的交易,在这个自首者提供的清晰账目表混浊的水域下潜藏的暗涌一清二楚,最后电视新闻节目简单地归纳为跨国犯罪分子已被抓获,不掩藏所有事实的官方镜头中甚至隐隐一晃而过一抹明亮的紫色。

那是一个机会,很显然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交易与协作条约,陆夫人提供的资料足以让那些行政部门里的家伙用他们不怎么高效的行动力拆穿小半边黑暗,但同时他们也不能动黑桐谷歌分毫,即使他们始终如饿狼般紧紧注视着他的每一个举动。这种赤裸裸的保护方式仿佛表明了这支血脉的特殊性,但其实将他推入了更深的黑暗。

即使那是在那种情况下无论对谁都是最好的抉择。

不管怎么样,为了活命,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情不是吗。谷歌关掉了显示屏,低头接通了一个来电。

-
他披着黑色的斗篷赶路,步履匆匆又行进如风。赌场后的小巷阴暗而潮湿,路灯昏暗的黄光不时深深浅浅的闪烁。安静得仿佛死了一般的乞丐抬起头了,看了他一眼。

“Ghostkill。”他的声音低哑而模糊,就像道出了什么令人恐惧的秘密,炫耀自己用以威胁的底牌。

青年停下了脚步,披风下的指尖夹着一张纸牌,他抬起手,将其把玩了片刻后竟看也不看地向后一甩,锋利的边缘仅仅是划伤了这乞丐的颈部皮肤,很快的就染黑了他的血液。

“不好意思,现在是Pureblack哦。”

 

“所以,中心区的最后一个非你管辖的赌场也被我清板了,下一步呢?除了让我去澳门赌场和阿拉斯加这类地方征战世界以外的事情我都拒绝。”

“让你小子搞点事你还上天了?”老E边擦枪边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全是戏谑和满满的套路,“去啊,反正我不会给你留后路的。”

纯黑不屑的嘁了一声,转过头去。

他说的清板指的是不择手段的把敌对势力的赌场里所有对他们有威胁的人都替换掉替换掉,死亡固然是最直接的方式,利用政府军的拘禁和各种物质的贿赂也不失为好的方法。

Ghostkill的名号对政府来说如蜘蛛毒蛇一般令人厌恶恐惧而无可奈何,而作为赌徒的疯狂却不为人知,——即使他现在只是纯黑,他跟随一个比他还要更走投无路丧心病狂的赌徒,彻底地隐身于黑暗,在光明显露的瞬间猎杀。

他曾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择手段,杀人放火下毒为了金钱,和另一些东西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他使得贵族的女人成为他的情妇,战场成为他的温柔乡,枪下不知多少亡魂。

后来他遇见了卷毛,市中心最大的赌场里的调酒师。

明明是同行,干着同样肮脏的勾当,性格却比他好的太多,笑起来柔和的像沐浴在阳光下的普通好青年一样。纯黑是出鞘的剑刃,锋芒毕露,闪着冷冰冰的光,而他则是鞘内的长刀,温润亲和的笑意掩盖了他所有的狠厉。

与其说他相当喜欢这类型的人,不如说,其实是受不了。

再后来,就是黑桐谷歌和老E。

这就是,他的开始。而他的结束,还在很多很多年以后。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