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给我的木濡(

————
他仍然做着他该做的事情,每天直播,或多或少在想起他咽喉疼到无法继续言语的时候关掉麦独自承受剧烈的咳嗽,从捂住嘴的手指间掉落下一朵朵精致细腻的花朵,将它们堆到一旁继续若无其事地唠逼,用他因为实践过多而精炼纯熟了许多的演技和最近抽烟太多的借口急匆匆而没有太多说服力地掩盖过去,弹幕里担心的询问只是粗略扫过一眼以一句没事带过。
他觉得总该有那么一种自我痊愈的方法,不用告诉对方来获得一个本不属于他的亲吻也不会死去。他认为自己会福大命大,前半生历尽艰苦,后半生总不至于惨到为爱而死。放弃对谁的爱好似另一种形式的戒烟,只不过爱此时让他痛苦而烟舒缓他的神经,但这两者似乎都是他生命中已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一点毋庸置疑。爱让他疼痛,一次次地吐出花朵,那些以血液为营养爱为颜色的花朵——爱如此深而无法见底,狠得伤可见骨,原本该有的斑斓色彩全数化作了纯白;但爱已深入他的脏器肺腑,要放弃如同未经麻醉硬生生取走一根肋骨。
而他希望自己能。
其实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爱,因为那个有着清俊面容戴金边眼镜的温润青年,过去他对他太好,把他整个人宠上天,而如今青年已有心仪的少女,那么他理所当然要放他走,在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祝他幸福。
前提是对方永远不能知道他的心头野火满腔深情。
因此他尽他所能地压住自己一腔快要把自己烧死的情火,痛苦万分地打下这一行字。
祝你好运,我的朋友。
那只是一个朋友,比普通朋友交情大概深那么一点的朋友,他发出那条微博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解脱了,因为即使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金发青年温柔的笑意却不再吐出花来,又即使他泪流了满面而他恍然不知。他没有哭,他哭不出来,那是所剩的还未开放的花朵替他流的眼泪。那可能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疼了,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组织都想要逃离那样的折磨,所以他被从禁锢中释放出来。
他的病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这个星期他听说青年找到了喜欢的女孩,于是受折磨至今,而现在他发出这句话,刹那间所有的痛苦被取走,他已然痊愈,在他体内生根发芽的种子枯萎,脱落下来熔进他的血液。世人何不能经历这简单的过程而脱离苦海谁又可知,但他的确这么做到了。
爱的深而去的快,他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事实并非如此。除了爱情以外生命中还有很多东西,太多的事物需要他的投入,他有家庭,工作,有必须肩负的责任,他不能带着不见天日的爱去死,爱不能支配他即使世人公认爱最伟大。
上帝帮助他让他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深陷泥沼的人无法自救,由此说来说他是上帝的宠儿也未必不可。他必先经过分离之苦,割心之痛,方能带着幸运和神爱活下去。
他仍然有爱的能力,只是不会再爱的那么深那么苦那么疼。他太像野兽,终身只认定一个伴侣的狼,曾经倾注一切爱的深重恳切,骄傲使它孤立,不愿再寻新欢。
因为他抛弃他心念之人,抛弃他血中之血——
如今他痊愈了,他自由了,他解脱了。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