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零薰]爱能使一切不合不愉快化为温柔(上)

今天的我也摔进了冷坑
这对好吃,薰真可爱,我交党费请太太们大力粮我不要停...
爆肝速成,傻白甜,毕业后私设(
##
朔间零接的那架飞机深夜到班。
他在静默空旷的大厅里等待着,特殊的体质使他在夜晚不需咖啡因也清醒的很,眼睛里猩红色的光明亮的很,他又看了一次羽风薰上飞机前给他发的短信,然后锁上了屏,起身走到弧形的落地窗前看向夜色昏沉的机场,远方深灰色的天空若有若无一星灯火闪烁,他微眯起眼睛,那一点光逐渐放大在他的视线中,直到变成一个离他不过几十米的羽风薰。
风尘仆仆归来的旅人见到他一挑眉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温顺地微微低头让他给自己围上温暖围巾,羽风薰身上带着股女士香水的味道,看到他皱眉遂和他解释道是上机之前小杏得知他们同居的消息甚是惊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也不难闻吧?他这样笑着和他说。
于是朔间零也跟着他一起笑了。他原本的笑含了百年无声寂寞,神秘缄默无人能懂,像极了质地柔软黑灰色幕布掩盖的千年寒冰冻土,却在羽风薰面前化成了威士忌里浮动的冰块,夏日躁动时抚慰似的一丝凉意,他把羽风薰脖子上自己的围巾又理了一理,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回家吧。
他们在从梦之咲毕业之后就开始同居,朔间零觉得自己老胳膊老腿还是尊贵的吸血鬼,再也不想出去抛头露面,于是成为一个自由设计师,做的是平面设计和书籍装帧,偶尔也接一点服装设计,业内名气挺大,多少人高价求他接单他也坚持要当一条咸鱼的原则,一份做完才接下一单,所以他大有时间睡觉和做别的什么事情。羽风薰有天在街上被人拉住说朋友你骨骼清奇面容清秀不如和我去拍戏吧,于是他就莫名其妙地入了电影圈,凭着生来的高超演技和巅峰的颜值步步高升,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上映的时候他和朔间零一起去看,而后者看到三分之一直接把他压倒在电影院最后一排座位上干了一炮,电影的主角捂着嘴红着脸死死不敢叫出声,他们搞完之后正好屏幕上羽风薰深情款款的一个回眸,仿佛撩了全天下的妹,朔间零咬他的耳朵,说你真好看。
羽风薰出名之后每天回家都晚,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好,纵然千万媒体想窥探这位风流浪子的隐私,他们最终也没有见过他进谁家的房门。他撩姑娘还是一撩一个准,不管是圈内的新生代女明星还是他的可爱小粉丝,一个笑就让对方仿佛看到了夜空最亮的那颗星,谁也不知道他的别墅里还有一个朔间零。他们两个大款一起买的那套房子大的很,可是两个人硬是愿意睡一张床,每天晚上耳鬓厮磨,羽风薰愿意他们就干,累的半死朔间零就搂着他睡,摩挲怀里人洗的干干净净带着香气的金发给他晚安吻,给他一夜好眠。
羽风薰二十几岁,脸上的青涩褪去变成俊朗温和,然而朔间零还是几年前的那个样子,年轻又帅气,他问朔间零你会不会一直到我老死都是这个样子,后者当时靠在他身上让他擦头发,他停顿了一下说不会,我会和你一起老死。
他说吸血鬼本来是不老不死的,但是当他们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之后,就会开始变老了。
羽风薰之前是一个很不要脸的人,所以他听了这话很想亲朔间零,还很想和他在沙发上就开始做爱。

评论 ( 3 )
热度 ( 79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