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零薰]今天你背德过激了吗?

Undead应援,一辆没开完的小车(。
我明明是奶次那派的啊,为什么要写UD应援...
##

朔间零拿了一条他们上次演出时用的黑色领带慢条斯理地把他眼睛蒙上,附带后脑的一个蝴蝶结。他被这人指尖滑过面部皮肤的触感撩得浑身发颤,身体里面的火焰燃烧更甚,他衣服被自己扯得乱七八糟,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锁骨,眼前一片漆黑让不安变本加厉,于是他便摸索着抓住朔间零的领子,乖巧又热烈的前去索吻。
他的酒被人下了药,模模糊糊记得仿佛是一个漂亮姑娘请他喝的酒,他酒量不差,但是喝了半杯就开始头晕干呕,紧接着就是药效的剧烈发作,连站都没法站稳——然后一双手,带着对他来说几乎是冰凉的温度从他背后把他拉进怀里。
...天杀的朔间零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的队长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廊声音低沉的和他说话,他说薰啊,吾辈专门出来救汝这笔账回去再算。然后他吻了一下他已经染上艳丽水红色的柔软耳垂,抬眼看向旁边的座位,那位漂亮姑娘显然是看到他来慌张地离开,留下一杯未饮的威士忌和空落落的座位。于是他架着已经软在他身上喘气的羽风薰往外走,拉开他开来的奔驰把他往后座一扔,然后上驾驶座开始飙车。他在高速上直接开到120迈,作为老年人好久没有放飞自我,他眯起眼睛还想继续加速,突然想起后座还有一个没系安全带的羽风薰,他赶紧把车就停在路边,开后座车门去看羽风薰,结果一开车门就被人大力扯了进去亲,他浑身都是酒精与情色的气味,药物烧得他发抖,朔间零要按着他的肩膀带着安抚性质舌头一寸寸刮过他的上颚才勉强让他不再颤抖的那么厉害,他原本声音就能甜得让姑娘溺死在他的温柔乡,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地勾人,他说朔间零,我要死了你救救我。他整个人往他身上贴,然后一言不合就开始扒他的衣服。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