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三傻]按理来讲这种时候应该亲一下才对

只要有脑洞日更不是梦。(什么啊
也是给自己的生贺啦!XD生日快乐免了有没有太太愿意割点腿肉喂我一口粮让我不要那么快饿死......
我流三傻,cp向,内部消化大好,攻受无差虽然我觉得千秋一定是总攻...这个真的是3p了有没有哪位给起个cp名啊打三傻搜不到的...
唐突的打了三人的tag非常抱歉
##
那会儿三奇人联袂对付一时脑子发热想彻清此社会黑暗面的政府,原本洋洋洒洒铺满整个城市的地下网络在一夜被回收,无数联络据点被废弃,他们将势力不断收缩,像是察觉到危险遍死死藏匿在黑暗中的猛兽。天祥院家和衣更家半黑半白,素来与政府有良好往来友谊关系,前者保了三奇人之一的日日树涉,后者保了一个本来在清洗中必死无疑的组合Trickstar,随后本来是秘密的情报大量泄漏,特种部队闯进了隐蔽在城市各处的据点,平衡被打破,规模小的组织纷纷寻求庇护。
在这样的背景下,讲一个普通的事情。
此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守泽千秋大晚上的在街道上飙车,濑名泉抱着受伤的羽风薰在后座试图让痛到失去意识的人坐好并且从后车窗反击。后面跟着三四辆警车,濑名泉在座位后面架了一挺冲锋枪,蹲在那一边哒哒哒打出去一边低头躲,车里一股硝烟味,他想着要不要把窗打开,结果守泽千秋一个急转弯差点把他脑袋往窗子上砸,他一惊,及时往后抓了一把才稳住,气的他直接一声吼,守泽千秋你他妈车能不能开稳点儿!
守泽千秋又一打方向盘,再转了一个弯,他也在前面大声嚷嚷,我他妈也想啊!你不怕被打成筛子啊!
濑名泉被他气的无话可说,看一眼手上抓的居然是一个闪着红光的跟踪器,吓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回水这么深,连对方什么时候往自己车里扔了跟踪器都不知道,他趁手把车窗砸了,把这垃圾玩意扔出去继续开枪,他另一边手还有一半得扣着羽风薰不让他上天,伤在腰侧不舍得给他系安全带,守泽千秋开着开着警车从后视镜看到渐渐远了一些,把车拐进一个小巷子里。濑名泉毫无防备,带着羽风薰一起摔出去,这一摔把本来快死的人给摔醒了,结果他被守泽千秋背起来就跑,濑名泉不明所以,总之这种时间首先要跑,他在后座摸了一把枪,找到鸣上岚刚刚在一瞬间塞给他的医药包跟着下了车。
跑了没多远他就听到警察的跟过来的声音,守泽千秋在前面七拐八绕地走路,绕了无数条巷子,他在后面看到羽风薰身上的血时不时滴到地上,等后面没追兵了濑名泉也没力气继续跑的时候守泽千秋拐进了一件房子里,站在门口开了灯让他进去。
濑名泉草草打量了一番这个不算大但是生活设施齐全的房间,守泽千秋把门锁上走到一边把羽风薰放下,这个人其实刚刚已经被痛醒了,在守泽千秋背上颠簸了一路觉得自己的胃都要痛出来,他抖了抖嘴唇,说话声音只剩二十分贝,他说你们两个怎么这么能干,我一睁眼发现世界都变了。我刚刚还被人砍呢,现在这是什么地方?
狡兔三窟,守泽千秋回答他。濑名泉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拆医药包,酒精,纱布,剪刀,绷带,然而没有麻醉,想来鸣上岚也准备匆忙,他皱起眉抬头看,水已经煮上了,他看一眼羽风薰腰上的伤口都怕。他想为什么非得是羽风薰这么一个除了脸和脑子有用以外体术差到绝望而且还有不时复发的旧疾的家伙受伤,他和守泽千秋无论哪一个被砍了这样一刀都不会这样严重。可能他的表情担忧的太过明显,羽风薰来碰他的手,来碰他的指尖冰凉还有点发抖,他说你别这么夸张啊,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没麻醉,你会疼死的。濑名泉叹气,他现在一颗心揪成一团。守泽千秋端着一盆水走过来,说你疼咬我也行。
羽风薰以前疼多了,但是疼多了不代表不怕疼,濑名泉把剪刀拿去烤了一会儿来剪他的衣服,布料被从皮肉上扯开的时候他觉得他要是喊出来半个区都能听见他的惨叫,守泽千秋及时的把手送到他前面去就被他一口咬上去,另一只手还要按着不让他动,濑名泉用酒精浸纱布,在他伤口上擦,他又疼,疼的要死还不舍得咬守泽千秋,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掉,好歹终于疼晕过去了,晕过去之前他松开嘴,头一歪倒在人怀里不动了。
濑名泉松一口气,疼晕之后就感受不到了,这还是好的,他给伤口消完毒就绕绷带,守泽千秋把软绵绵推一下就倒的羽风薰扶起来,捣鼓了半天终于搞完之后他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把剩下的绷带纱布酒精都塞回医药包里去,坐下来点一根烟抽,看着把羽风薰放好被子盖上摇摇晃晃走到椅子旁边瘫上去累的不想动的守泽千秋说,之后呢,之后怎么办?
这句话问完以后一分钟守泽千秋动了一下,他缓慢的起身过来,从濑名泉指间挑走了那根烟,吸一口吐了个烟圈才还给他,再说吧,他说,总会有办法的。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