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一日朔间零上街,但是他脑子里都是羽风薰

为了抽到老零我献上祭品(。
开头点题,结果后来就和卡面完全没有关系了......
##
朔间零上街散步,他满脑子都是羽风薰和自己会不会被晒死在街道上。他出门之前和羽风薰在地毯上滚来滚去亲了好一会儿,他们昨晚闹的太浪,羽风薰严词拒绝和他在地毯上再来一炮,理由居然是弄脏了很难洗,然而还是耳根子很软的任他到处摸,朔间零手指尖冰凉冰凉,在他衬衫下面有点薄汗的皮肤上游走,摸的他倒在吸血鬼怀里不想动。朔间零看着怀里的人白生生一截脖颈秀色可餐,里面流的血液新鲜美味,是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佳肴,险些要控制不住自己张口就咬,理智要他不该白日荒淫,他向来是一个自制力多么强大的人,面对羽风薰的时候居然被本能欺骗控制。这时羽风薰注意到他手停了,他一抬头,正好就和朔间零又亲上了。
亲完之后羽风薰盯着他眼睛看,他说朔间零你是不是饿,被提问的人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要不要回答他真相,他当然饿啊,他从来不是清心寡欲的那一类,和羽风薰搞上之前夜夜猎艳对血液的渴求饕鬄般不知节制,现在他怀里抱着他心心念念的人,他怕伤害他又想拥有他,这一回真正的不知所措。羽风薰从他纠结的表情看出来什么,把衬衫扯开一半,乍时大片春光外泄,视死如归的把后颈送到他前面,他说,来,你亲亲我。
他不说随你吧,也不说满足你,言下之意是把自己整个人连皮带肉带血都给朔间零了,要怎么处置都随他去了,就要他温柔一点,要这个吸血鬼百年生命里积攒的那一点为数不多的温柔。这句话说的朔间零心都软了,他低头,什么也没说,舌头在他细腻皮肤上转了一圈,獠牙便刺破了皮肤,血流出来,流进他的口腔,落进他的食道,成为他血中的血,他把羽风薰整个搂进怀里,小心翼翼享用这一顿美餐。他的手环住受害者的腰身,缓慢又温柔地描摹皮肤的纹理,安抚他血液被抽取带来的不安,他的手又往下,探进一道隐秘的幽谷,揉弄紧闭的皱褶。羽风薰推他,但失了力气更像欲迎还拒,他便乐意当其如此。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