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千泉]要抓到我的话先把你的心交出来吧(01~03)

 @( ´・ω・` 酒酒皈依だよ 

姑娘点的警察千秋x怪盗泉,此外很私心的加了一点点零薰和我流三傻,写出来之后觉得混乱和ooc实在太严重了然而写都写了那还是发出来看看吧...

太ooc了打tag真是不好意思,慎入吧慎入

我们兰尼斯特有债必还(你是哪家的兰尼斯特啊,后续大概在中秋左右吧(

##

01.

濑名泉瘫在沙发椅上一动不动,身上还是他跳进窗子里时的那一套,还有两道被玻璃划破的口子,羽风薰端着咖啡给女朋友发邮件,发完转过头问他,哎你想好明天晚上去干什么没有?

没有。濑名泉动了一动,好半天才回答他,他的西装刚定制没穿两次,现在硌得他腰疼,于是他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陷在沙发里,膝盖叠起来架在扶手上继续装死,说好麻烦啊那些人,他很不耐烦地说,搞得好像很懂我想要什么一样,阵仗很大啊。

是是是,你心最大,就你的小情人懂你。羽风薰翻了个白眼,换一个窗口给另一个女朋友发邮件,他在键盘上敲着字,一介风流公子满口甜蜜的情话全不过脑,这样发邮件发的他很无聊,于是就去逼逼濑名泉,话说你那个信件也发的很迷啊,直说偷心不好吗对付直男要打直球才好弯弯绕绕只有老江湖能懂啊。

濑名泉随手抄起旁边一瓶罐装饮料就要砸羽风薰,不经意看了眼居然是瓶番茄汁,他嗯了一声,问还在托着腮发邮件的羽风薰,这朔间零给你的?羽风薰刚抬了头,看到熟悉的包装说是啊,上次他过来的时候留下的说这个牌子特好喝...哎你别砸我啊啊啊啊我要告诉警察了!!!你怎么还动手打人啊我们兄弟一场呢!!

02.

年轻正直的帅小伙守泽千秋刚升职,他上司觉得他又强又厉害,派给他抓捕怪盗的高级任务,众所周知怪盗濑名泉到处偷了那么多东西却没一次有警察碰得到他的衣角,这是警局很长一段时间里的未解之案,然而守泽千秋非常热血的接受了任务,他觉得最难抓的罪犯当然应该由正义的红色流星抓到,即使这样他还是在拿到濑名泉少的可怜的资料时大吃一惊,不愧是有偷心怪盗美名的人,妈妈啊他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

被吓到喊妈妈是一回事,但是工作又是一回事,他觉得有这么好的一张脸却要去犯罪简直是最大限度的浪费,如果下半辈子都要在牢房里待着那更加是暴殄天物,可惜这和正义没有相容选项,偷东西就一定要被捉拿归案,于是他就这么热血的出发去那个被预告的案发现场了。

他去到那里之后有人带他上楼介绍情况,七十四层的高楼,核心是在顶层的花房和七十三层的珠宝收藏馆,到了七十三楼的时候女主人走来迎接他,身后除了闪亮的展台以外还有大片大片的玫瑰,他介绍自己之余表达了对于为什么不把展品收起来和花的存在的疑问,优雅的女性轻笑着解释道顶楼的花房也是她钟爱之地,玫瑰开的正好因而拿下来做装饰,如果对方是怪盗的话那么就算收起来应该也无济于事,不如毫不设防将对决交给警方与怪盗。守泽千秋将这番话的主要内容理解为了她非常信任警方,更加满腔热血要大干一场,却被突然递上一支玫瑰,她说先生真是有活力呢,请给它一个亲吻吧。明明正是花期却开得奄奄一息,说不定得到一个吻就会好啦。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如果有用的话那可是能帮助一条生命可是英雄行径,他还是依言接过花来在花瓣上留下一个轻轻的触碰,看着对方感谢着将花放回原本的位置,然后开始布置警力和各种各样的防御。

那天晚上怪盗如约而至。

午夜之时整栋楼在一瞬间陷入黑暗,最顶上的两层楼有单独供电系统得以维持灯火通明,让在此守卫的人看见站在落地窗外一身白色西装的人,他手里转着一把枪,扯着从房顶放下来的钢丝摇摇晃晃,披风在夜风中舞得热烈又肆意,带着一惯冰凉的嘲讽神情连开两枪击破玻璃与其后的摄像头后直接破窗而入,这一系列动作距离他出现不过两秒钟时间,友情出演的朔间零从破窗的裂口打来两发麻醉弹正命中用枪口对着他将要开枪的警察。他扶正了耳麦,听到羽风薰说里面还有几个你赶紧的过半分钟增援就来了外面灯光我已经搞定了你走的时候再开,他话刚说完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敲键声,敲完里面灯就暗了,一阵杂乱的呼喊声和脚步声,濑名泉随口敷衍马上马上,礼帽摘下来拿在手里再把红外线视镜戴上就往里面那个放满玫瑰花的大厅走,开门的瞬间没入黑暗,当然他一身白在黑暗中就是当靶子的份。他扯一根钢丝往前扔固定在对面墙上,这一端也固定在墙上,在亮得刺眼的手电光中踩着钢丝躲枪子。

干这一行这么多年了要是还被打中那可是丢死人了,他边走边躲边切枪换麻醉弹打人,这么多事情同时做需要耗费份额巨大的精力,总之等他走到他目标前面的时候视线范围内已经没有移动的物体,倒是有几根激光线迂回地挡他的去路。研究怎么关掉太麻烦了,濑名泉想都没想,扯掉视镜背对着花柜仰躺下去,他压的很低,伸手去摸那么多玫瑰中的一朵,维持现状全靠腰力,指尖顺着玫瑰花瓣的纹理匆匆划过去,在他觉得自己腰都快断了之前终于找到目标,托起花鄂一抽便一压钢丝起身恢复平衡。他把这花朵别在左胸口,刚准备原路返回边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刺了眼睛,清清楚楚听见脚步声及人声的喧闹突然其来的危机感迫使他向后退一步,于是那颗原本瞄准他心脏的子弹射中了他的左壁,纯白的西装顷刻间被鲜血染红,疼痛淹没了他的神经,一时间他竟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濑名泉!!Plan B!!!

远在天边的羽风薰听到了这身枪响,硝烟的味道重得他都快要窒息,这么撕心裂肺的对着麦嚎了一声,算是很有效果的惊醒了濑名泉,一直以来怕疼的人这会差点被疼晕,讲道理这时候开枪是违法的,他转身往另一边跑,脚步踉跄,后面他熟悉的声音斥责着开枪的下属命令着不许再开枪,前面是闪着红光被固定的顶端发出的倒计时声音。

“不要做徒劳的反抗了,放下武器跟我走,我们不会再伤害你。”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让其他人留在原地而孤身一人加快脚步走过来的守泽千秋笑了。这个笑微妙极了,是一种无奈,得逞后的愉快和被疼痛冲击后的无力混合起来的笑,不像是被逼的走投无路的困兽,更像是看到猎物落入陷阱的猎手。

怪盗手指一松,那把华丽的枪械就摔到了地上,其次挂在腰间的一把普通匕首,刚才在黑暗中使用的红外视镜。他把这些东西扔掉时表情淡然又无辜,仿佛只是将包装袋扔进垃圾箱里一样随意,然后对着守泽千秋举起了双手,清晰可见那白皙得几乎没有血色的手心里被玫瑰的刺划出的伤口。

“很好,就是这样。正义会拯救你的。”

端着枪的人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走前去就听到一声尖锐的提示音。

倒计时结束,他身后是一场绚烂的烟火。

从墙壁开始爆炸,建筑厚实的水泥墙从里向外崩裂开来,这种不科学的设计让犯人毫发无伤甚至只是扬起了他的披风,他维持着举起双手的姿势向后退,然后转过身去,没有丝毫停顿地纵身一跃。

那一刻城市上空燃起了玫瑰形状的灿烂烟花,色彩蓝绿交织末端泛红,徘徊着久久未散,断电不过几分钟的大楼亮起灯光拼出的字母。

HERE I AM,HERE WE COME.
03.

烟火毫无疑问夺走了大部分的目光,而亲眼目睹濑名泉跳下去的守泽千秋被吓了一跳,往前冲过去从爆炸的余波中勉强看清一抹白色的身影浮在空中,再一细看是有从楼顶垂下来的绳子盘在他的手腕,他听见对方一把清冷的声音在未完全消散的轰鸣里隐约失真地回绕,那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濑名泉的声音。

我们在下一个夜晚相见。

然后,无数只鸽子从他的披风里飞出来,将他严严实实地挡住,待到它们四散飞走的时候,那里已无人影。 

-TBC-

为什么会有鸽子啊他认识涉总吧你想知道吗下次告诉你(

评论 ( 1 )
热度 ( 54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