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零薰]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谢谢群里的dalao们扣糖,忍不住要摸鱼。
要是有三傻的组合我就不投ud了hhh总之这边是三傻应援(what
我流三傻,大家都是黑社会。脑子里还有一大堆大家的设定想看后续请大力给我评论...
粮食向cp主零薰,不明显泉真泉...其实感觉自己没写出啥来,私设多到上天。
##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羽风薰一脸颓废地把酒杯砸在台子上,端了濑名泉点上来的另一个杯子继续喝,后者最近刚干完一笔大的,睡了人家老婆抢了人家一笔够用一辈子的不义之财,和羽风薰出来喝酒上来就点了一排最贵的,一点儿不心疼。
濑名泉一口干完一杯威士忌,非常嫌弃地问他,你不是自诩本圈唯一直男吗怎么弯了?他说我以前一直都是笔挺地直的撩小姑娘可厉害了,因为当时脑子里除了女孩子还是女孩子,但是现在不行,我他妈撩姑娘的时候想的全是他,我第一次见他他坐沙发角在那儿喝酒,他怎么这么好看,从头发尖到眼睛到黑皮靴都好看的要死。羽风薰越说越伤心,他本圈一介清流混到现在多么不容易,终于是失足汇进了大江湖海掺了泥沙了。
听者冷哼了一声,谁在本圈混的容易,杀人放火都是小事,他们还劫军火走/私/毒品拍卖性/奴,能干这行的人心理多少有点不正常,不正常表现在方方面面,前几天连守泽千秋这个正直的少年都出了柜,真正是只剩下羽风薰孤零零一个直男。他旁边这个濑名泉和他的小情人感情好是出了名的,卿卿我我腻腻歪歪了快十年都没分手,这也是本圈令人感动的一大佳话,濑名泉看了一眼他一脸我要死了的表情,叹着气给他挑了一杯甜的,把手机拿出来和他说,啊真是超烦,烦死了你,你看上的那个叫什么名字,我给你查他的资料。
羽风薰头也不抬,意念消沉地说,朔间零。
旁边有人拍桌而起,我靠兄弟你看上那个垃圾吸血鬼了?
濑名泉捏着手机一皱眉,羽风薰这回偏了一点头,看着守泽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他们两个旁边,两年前横扫本圈大小势力的组合在这个不恰当又不正确的地方重新遇见了。那时候他们三个手底下势力都不大,某次混战看对了眼从此携手骑马看花征战天下,说实在点就是一起搞事,羽风薰一整个情报贩子,不仅仅是偷心偷什么都得心应手,负责的就是给另外两个提供受害人信息,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喜欢抽什么烟喝什么酒,往这儿下毒绝对没问题,濑名泉多数时候搞的是违禁品,军火,毒/品,违规药物,要什么有什么,他把受害人弄死不留痕迹,守泽千秋负责收尾的一起事项,炸据点,抢货,偶尔还洗洗钱。所以这会儿三个人一聚头,整个酒吧的视线都汇聚了过来,羽风薰悲鸣一声,继续把酒杯子往吧台上砸。
围观群众:what??
酒保君阿多尼斯把羽风薰手里那个备受折磨的杯子拿过来,他还是哄孩子一样把他手指一根根掰开才做到的,然后他把杯子洗了一遍放好,给他拿了杯苏打水放回他手里。
濑名泉:??
羽风薰活过来继续喝,他看一眼守泽千秋,觉得这位最近又帅了不少,想必也是去谈恋爱了,他于是很难过的说是啊,我觉得我要是真和他搞上了第二天你们就会收到我失踪的消息了,但是,好想爬他的床啊。
此时濑名泉已经开始啪嗒啪嗒地打手机,之前朔间凛月打完架非常清醒又非常不高兴地和他说最近他哥看上了一个漂亮得和姑娘一样的金发小直男又不敢追,从早到晚在家里发神经让他生不如死。这话他只听进去了一半,他们家两兄弟都是业内有名的欺诈师,骗人骗习惯了夸张语和谎言随口就来,但说朔间凛月在关于他哥的事情上从不说谎,熟的人没必要掩盖,不熟的人只当他是在乱讲话,濑名泉一边给他发短信一边想,朔间零啊,好像确实长得挺好,然而没有我家的游君好看。
那边羽风薰和守泽千秋已经喝上了,他于是随口又点了一排酒,敲着桌子等回复,两秒之后他就收到了朔间凛月的短信,说他查了定位,他哥就在十一点方向的角落里呢。濑名泉一惊,扭头去看,黑发的吸血鬼晃着杯中的红酒向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他发了两秒钟呆,原来他们两个双向暗恋,这真是一件好事,他拽着守泽千秋说我们俩有点事,你注意点也别都喝空了随随便便被人给睡了,守泽千秋胡说八道还没有说完,他拍着羽风薰肩膀掏心掏肺,说我们这一行谁真正知道怎么爱啊,说不定明天就被条子关进去枪毙,小情人都不敢认真撩,所以人生苦短,不是何妨一试,而是得意须尽欢,爱到哪算哪,你一定要勇敢啊。说完他干了一杯鸡尾酒,放下杯子和濑名泉走了。
羽风薰被他这一串说的有点傻,过了一会才挥挥手说再见。他于是就拉着守泽千秋走到阴影里面去,他们两个看着朔间零端着酒走过去了,他和羽风薰好好讲话,说了不到五句就亲上了。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羽风薰先动的手。
他肯定比任何人都潇洒,都明白何时要放手一搏,今宵有酒今宵醉,他爱朔间零爱的心都在颤抖,爱的要被溺死,他只求一个吻,可是他还得到了同样程度的爱。
他和守泽千秋就这么看着羽风薰栽了,栽在那个名声并不好的吸血鬼身上。他从来没想过哪天会有人值得羽风薰托付一颗真心当做旅费从此停留,但如今他自己既然愿意,那濑名泉就没有不帮他的道理,当年若没有羽风薰在他身后推的那一下,他和游木真就是十年的陌路人,他从小到大放在心尖上的人才终于解开心结和他在一起。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做对了没有。
你和你的小男朋友怎么样了?他转头问守泽千秋,这位耿直的大兄弟愣了一下,说很好啊,过了一会儿又说一句,不换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32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