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

如标题的AU 是个片段 最近爱死这个人了
好久没动手了,大写的ooc!慎入!
不打cptag的话一定没有人知道我在写什么……
---
冷酷仙境
#
他不老,算上过几天的生日也才二十九,在考计算士的三年前是退休的雇佣兵,他没打定主意要把短暂的人生活得精彩非凡,只想赚够钱去找个小山村养老,再好一点就是找个一起打游戏的伴儿。他这个简之又简的愿望已经在几个小时破灭了,他的时间还剩不到七个小时,但是坐在他旁边看书的青年时间还长,他还有一生时间要去度过,有大把时光去活到极致,纵情声色,他理应有很多很多的明天。
咖啡馆放一首老歌,不知是何语种,伴奏轻快语声柔和,他和青年坐在偌大一张柔软沙发的一角——他们偏偏坐在一角,他点着一根烟,缓慢又坚定地吐一个烟圈,任由为了赶时间而不得不在便利店买的廉价烟的味道充斥口腔。他知道自己好看,一张面容俊朗非凡,额高眉浓鼻挺,显得眼窝陷下去含着一双深邃静默的眼,以前他靠着这张脸不知收获了多少芳心,一低眉一垂眼都是挑逗。他把自己无边地下沉,下沉,连眼神聚焦都嫌费力,凹陷下双颊以一种缓慢得近乎造作的速度吐出他要的那个烟圈。青年把书放下,想来观察了他很久才如此开口,“你要出很久的远门?”
多么奇妙啊,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对他说,他这么一个生命马上就要陷入世界尽头的人,自以为把情绪藏的很好,没想到在青年的面前他根本放弃了伪装。他点了点头,唇角扬起一点轻微的笑意,说:“我今晚就走。想着赶紧来见你一面。”
“那我真感动。”青年笑起来,这一笑带着青年人独有的朝气和仅他独有的温润,他摸了摸口袋,掏出来几枚回形针,“这个送给你,下次别再把散页资料弄得一团糟了。”
“…就算我有很多很多的回形针我也不太可能会自己整理,…好了我的错我尽量好吗。”他看着青年的笑改了口,接过来回形针的时候碰到青年的手,这是一双翻过不知多少书页的手,将来要拿手术刀的手,纤长,白皙。于是他另一只手握住青年的手,看向那双他很喜欢的被长而密的眼睫毛困住的眼睛,他忍不住想吻他的眼睛,他总是这么做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或别的什么地方,他们做完以后他总是喜欢亲吻他的眼睛,那颤动的眼睫总是让他想到生命之脆弱和美丽。青年回握他的手,十指相扣,手心的温度相传,“舍不得我。”
青年把原本这一个问句用陈述的语调讲出来,且又声音温润。他没忍住要抱抱他,突然直起身子把青年捞进怀里,长长叹一口气,把下巴枕在青年味道干干净净的肩窝,“肯定想呀,你是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儿。”他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说,“以后不用等我联机了。”
“不联求生了?”
“嗯。”
“那进化呢?”
“不联。”
“那血源?GTA5?黑魂?”
“也不行啊。”
“好吧,”青年放弃了询问,只是试图用力地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神色严肃了起来,他睁开他的怀抱,在他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那你多保重。”

世界尽头
#
他端着咖啡百无聊赖,距离工作时间还差一点,他表示拒绝提前工作,于是青年煮了一壶咖啡,给他倒了一杯。他注意到边上放着一整瓶牛奶,青年给自己倒了半杯咖啡,然后倒了半杯牛奶。
“加奶不加糖?”他挑眉笑道。
“镇子里糖少,倒是养牛的人每天都会找人把牛奶送来。”他倒完之后还剩大半瓶,提起来晃了晃,问他,“你要吗?”
“不不不,谢谢。”他的目光扫过青年的书桌,不经意间看到几个回形针,突然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但那里出了出门时带的钥匙以外什么都没有。他死死地盯着回形针,突然有一种该死的,说不上来到底是来自何处的熟悉感涌上脑海。
他仍然什么都不记得。
“怎么和回形针有仇?”青年温润的声音从书桌后面绕了过来,“来吧,工作时间到了。”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