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辞

Always love you

[ES/奏薰]生日快乐来吃点甜的吧

没头没尾两个段子,puka生日快乐亲亲抱抱举高高!!

为了你我可以不要黄昏零只求过几天的卡池你能带着薰来见我一面!!

我流奏薰,puka的重音表示起来太麻烦了希望大家能自行理解体会,tag好冷哦我要增加热度(

01

有点晚了。

在朔间零的威逼利诱下不得已参加了组合训练的羽风薰从教学楼急匆匆地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秋天到来以后夜晚总是来临得更早,这也是他不得不推掉约会的原因之一。

虽然还有几个人影,但相比日间显然称得上是空空荡荡,他穿过被夕阳分割成明暗两块的校园,视线不经意间从前方的道路上移开,转移到了明亮的那部分里喷泉旁边的人身上,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看这熟悉的身影和发色应该是部长,总之先去打个招呼吧?于是他便改变方向向他走过去,还未站定就听见对方用一如既往的柔软声线说道:“啊,是薰呢...难得在学校留的这么晚,是和零一起练习了吧。”

“奏汰君真厉害呢,一猜就都猜中了哦。倒是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么晚了到水里去可是会感冒的。”

“在看鱼哦,喷泉里的鱼。”和你。

深海奏汰转过头来对着羽风薰笑,好清纯好不做作,单纯因为羽风薰和鱼这两样喜欢的东西都和他出现在一个空间里,他好久以前有个小愿望,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看喜欢的鱼,这个愿望自从羽风薰进部以后实现了很多次,此刻这么浪漫有夕阳有水的时候又实现了一次,开心得他也不管对方有男性恐惧症,抓着羽风薰的手就去摸他最喜欢的那条鱼,一边摸一边讲这鱼怎么这么可爱煮了之后怎么这么好吃,鱼很听话,即使深海奏汰在讲怎么把它切片扔锅里煮也还是乖乖地在水里吐泡泡给他摸,倒是羽风薰僵硬了一下,却没挣开他的手。

“差不多要放开我了哦,奏汰君。时间真的不早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但是他哪里是愿意去读空气的人,他想要懂的东西多了去了,水,鱼和天气。打破这种气氛的还是羽风薰,他笑起来这样说,于是深海奏汰就把他的手从水里带出来,然而他毫无要放开的意愿,忽略了对方的前半句话极其顺手地就扣上了对方想要收回去的手指。

“那就一起走吧,薰。”

他看见羽风薰的脸从面颊红到了耳根,又笑着握得更紧了。

是被我这样牵着感觉也不坏...的意思吧?

02

一言不合就按在墙上亲,这是什么生物的求偶方式啊。

我只是来祝他生日快乐的而已啊,话题从今天收到了大家的祝福非常开心变成了我想要薰当做生日礼物,非常认真的说了像是我非常喜欢薰所以薰也会喜欢我吧这样没有逻辑的话,结果下一秒就直接压过来了。

这种犯规的直球让羽风薰大脑里还是一片混乱,他没想过每天沉迷于鱼和水的部长吻技这么好能把他亲懵,那双绿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把所有话语都融化成一腔专注的深情,电得他心脏抽一下,索性自暴自弃亲回去。

是的,我也很喜欢你。

他的手环上对方的肩膀,在唇齿交缠混乱又迷醉之时吃力地说出这样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回应对方心意的话语,内心竟希望能够不让他听到,含糊不清得让他都嫌自己胆小。

但是对方却惊讶地听懂了。

太好了,果然薰也是喜欢我的,感觉没有错哦。

...什么啊,我就那么好懂吗。亲吻之后的羽风薰,就着这个姿势,把红透了的脸埋进了这个飘着小花的人颈窝里。

送给奏汰君的礼物是被掰弯的自己吗,薰君。^ ^

##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春辞 | Powered by LOFTER